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创新思维 >

3.6.2 直觉思维的特点

2020-03-12 16:15:57创新思维 5930人已围观

二、直觉思维的特点


1.突发性、直接性

直觉思维往往是在研究问题时突然领悟问题的实质,并直接指向问题的解决。也就是所谓的“一瞬间”的“豁然贯通”。

例如,在一个药箱中装有10瓶同类药片。但后来得知其中有一瓶是另一种药片,只因贴错标签而错装此箱。已知本箱正常药片每片重100毫克,错装药片每片重120毫克。能否用一台台秤只称一次就必然把这瓶错装的药片找出来?

我们似乎可以采用“碰运气”的反向思维方法,只称一次即可找出。但本题的要求是“必然找出”,因此思路需要另辟蹊径。既然正常药片与错装药片的重量已经分别知道了是多少,能否直觉出这种重量关系与某种计算方法之间有一种有规律的级数关系,可以建立起一种简单的联系方式?

我们可以想象,在只有两瓶药片的情况下,各取1片怎么样?肯定多20毫克。但这是已知的情况,对于判定是哪一瓶错装无意义。各取2片、各取3片……意义都相同。那么第一瓶取1片,第二瓶取2片怎么样?肯定是要么多20毫克,要么多40毫克。如果多20毫克,则可以判定是第一瓶为错装;如果多40毫克,则可以判定第二瓶为错装。按此我们可以再想象在有三瓶情况下,又将怎样称?第一瓶取1片,第二瓶取2片,第三瓶取3片怎么样?于是,各瓶之间级数关系与重量关系之间的稳定联系就直接显现。突破口一旦找到,任箱中有多少瓶药片,都可以用台秤只称一次就“必然”找出错装的药瓶来。

又如,公务员《行政职业能力测试》中有道题:

一块三角形土地,在三个边上植树,三个边的长度分别为156米、186米、234米,树与树之间的距离均为6米,三个角上都必须栽一棵树。问共需植多少棵树?

A.90棵 B.93棵 C.96棵 D.99棵

既然树与树之间的距离均为6米,三个角上又都必须栽一棵树,那就应该直觉出三线肯定都是6的倍数。这个判定就是没有经过整个论证过程而直接导出的结论。

但是,直觉思维的这种突发性和直接性不是盲目和侥幸的,它的产生受到一个人研究意向和信念的制约,受一个人对既有的知识、经验进行分析、归纳程度的制约,所以它的产生是高度集中的理智性的结晶,也就是所谓的理性的“敏感程度”的结晶。这是直觉思维产生的逻辑前提。

早在1920年,英国物理学家查德威克就知道了物理学家卢瑟福提出的关于中性粒子的假说。并为此进行了十多年的研究。后来当他看到居里夫妇发表的关于γ射线的实验报告后,立即认为这不是γ射线,而是中子。后来经过深入研究,证明这种直觉是正确的。而现代思维科学的研究也认为,科学和艺术的认识与直觉有关,它是长期思考以后的突然澄清。


2.跳跃性

直觉思维通常是直接跳过逻辑思维的某些论证环节,直接得出结论。所以直觉思维不是循序渐进的,而是呈现一种跳跃性,是认识上的突变和飞跃。是长期逻辑抽象思维基础上的一种思维跳跃。

例如,1931年,美国美国贝尔电话实验室的工程师詹斯基依靠直觉判定外层空间的射电。在此基础上,发展出了射电天文学‍‌‍‍‌‍‌‍‍‍‌‍‍‌‍‍‍‌‍‍‌‍‍‍‌‍‍‍‍‌‍‌‍‌‍‌‍‍‌‍‍‍‍‍‍‍‍‍‌‍‍‌‍‍‌‍‌‍‌‍。

在社会综合能力考试的逻辑试卷中,尽管我们还是主要依赖于逻辑知识来解题,但对于一些题,至少我们可以在解题之前,借助于直觉思维的跳跃,直接抓住问题的本质,领悟出解题方向。

例如,“真假话”题型是社会综合能力考试逻辑试题中的一种常见题型,一般是以“二真一假”、“二假一真”、“三真一假”、“三假一真”、“二真二假”的形式出现。但无论何种形式,肯定都应该有一对“真假”是能够确定的。依靠这个“直觉”,我们首先或者利用逻辑方阵图找真假,或者利用负判断找真假,或者利用矛盾律找真假。一旦找到关键突破口,解题的思路就豁然贯通了。

又如,“匹配”题型也是社会综合能力考试逻辑试题中的一种常见题型,一般是题干提供几类因素,每类因素又有几种不同情况,同时题干还给出属于不同类因素之间不同情况的判断,要求推出确定的结论。但无论是二项匹配还是多项匹配,一定也应该有一对“匹配”是能够最先确定的。依靠这个“直觉”,我们也是首先找关键突破口,然后找相关项填空。

又如,社会综合能力考试逻辑试题中有一些试题,其选项中除有一个选项是“可能”的可能模态判断外,其他都是“是”、“不是”的实然判断或“一定是”、“一定不是”必然模态判断。但认真解析,这些实然判断或必然模态判断都缺乏充足的理由,因此都断定过强。对于此类试题,我们仍然可以直觉出可能模态断定应该是最稳妥的选择。这就是社会综合能力考试逻辑试题解题中的从弱原则。

而在另一些题的解题过程中,我们也可以在新的启发下中断论证步骤,以直觉思维的跳跃性,直接抓住问题的本质,跳跃式地直接导出结论。

例如,公务员《行政职业能力测试》中有道题:

2.一种挥发性药水,原来有一整瓶,第二天挥发后变为原来的1/2瓶;第三天变为第二天的2/3瓶,第四天变为第三天的3/4瓶。

问:第几天时药水还剩下1/30瓶。

A.5天 B.12天 C.30天 D.100天

当我们将注意力转移到第三天是原来的多少时,结论1/3与第二天为1/2的对比,就可以使我们产生一个直觉而不再考虑是否可能会有反例,跳过对第四天的论证程序,直接抓住本质:第n天时还剩下1/n瓶。


3.或然性

由于直觉思维是在“一瞬间”跳跃逻辑思维产生的,所以它的结论只是一种“可能”,并不具有必然性,只具有或然性。这种只具有一定程度的猜测性,并不十分可靠的直觉思维的结果,还必须要经过严密的科学实验或逻辑论证。这是直觉思维的逻辑后承。

例如,1895年德国物理学家伦琴发现X射线的过程。“可能是一种新的射线”,是否具有真理性,还必须经过进一步的科学论证。

又如,第二章第一节所述的字母顺序排列问题。直觉告诉我们下行对上行一定有某种联系,但这种联系是什么,还需要经过思维的发散,寻找逻辑规律,并通过科学归纳证明它的归纳强度等于1(必然性)。

需要说明的是,公务员《行政职业能力测试》中的数字计算题型,有一些题的解题方向更是需要直觉和灵感的结合,直接体悟题干场景的本质规律性。虽然这种结论仍然是或然的,仍然需要逻辑论证,但这种考试的性质是考察考生快捷的思维能力,所以一般会为考生的直觉和灵感能力的发挥创造条件,以选项的唯一性或符合协调原则,省略这种逻辑论证。如下:

学校举办一次中国象棋比赛,有10名同学参加,比赛采用单循环制,每名同学都要与其他9名同学比赛一局。比赛规则,每局棋胜者得2分,负者得0分,平局两人各得1分。比赛结束后,10名同学的得分各不相同,已知:

(1)比赛第一名与第二名都是一局都没有输过;

(2)前两名的得分总和比第三名多20分;

(3)第四名的得分与最后四名的得分相等。

问:排名第五名的同学的得分是:

A.8分 B.9分 C.10分 D.11分

按条件一,第一名的得分有一个最多、最少的区间,最多可能是17分,最少是多少需要论证。但这种考试的时间要求使我们不可能将其展开论证,我们只能依靠直觉将可知的最高得分作为判定的起点。尽管这个起点仍然只是一种“可能”。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 96 篇文章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