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创新思维 >

1.2.3 思维方法的基本性质

2020-03-12 14:01:26创新思维 5876人已围观

三、思维方法的基本性质


思维方法之所以能够成为思维主体对思维对象发生作用的中介,之所以能够成为思维主体对思维对象进行思维加工的工具和手段,从而帮助思维主体达到思维目的,是思维方法所具有的基本性质所决定的,这就是,思维方法是客观性和主观性的辩证统一。

1.思维方法具有主观性

客观世界只存在着客观规律,无所谓思维方法。思维方法作为人特有的对思维对象进行思维加工的工具和手段,是“思维主体总结和概括出来的思考问题的规则、程序、步骤和手段等,它们必须通过思维主体的实际运用才能得到实现”。 所以,思维方法是属于主体而非客体的精神行为。可以说,思维方法是人们通过思维实践“共许”的东西,是不同思维路径的思维“接口”。其特点是共同约定,必须为人们所分享。违反这一约定,人们的互相交流沟通将无法实现。

因此,正确的主体思维是在思维过程中,思维主体对于思维对象的认识,是在全面认识的基础上,遵循了思考问题时的规则、程序、步骤和手段。

例如,“囚徒困境”问题:有两个小偷因偷窃被抓住并单独囚禁。警察分别告诉他们,如果不坦白自己与另一个小偷以前所做的违法之事,而另一个小偷坦白了,那么坦白的一方将被当场释放,而不坦白的一方将被判刑10年;如果都坦白了,则都从宽判刑5年。但小偷也知道,如果他们都不坦白,因警察找不到其他证明他们以前犯罪的证据,则只能对他们现在的偷窃行为进行惩罚,各判刑半年。问:这两个小偷将如何作出自己的选择?

在“囚徒困境”中,小偷的最后结果——是当场释放还是被判刑(10年、5年、半年),不仅取决于每个小偷的决定,还取决于另一个小偷的决定。我们列矩阵表如下:

在“囚徒困境”中,每个小偷都会面临一个选言判断:“对方或者坦白,或者不坦白”,也都会进行如下推理:

推理(一)

如果对方坦白,我不坦白,结果是我被判刑10年;

如果对方坦白,我也坦白,结果是都被判刑5年;

我坦白的结果要好于不坦白的结果。

————————————————————————

所以,我应当选择坦白。

推理(二)

如果对方不坦白,我也不坦白,结果是都被判刑6个月;

如果对方不坦白,我坦白,结果是我被当场释放;

我坦白的结果要好于不坦白的结果。

————————————————————————

所以,我应当选择坦白。

所以,无论“对方或者坦白,或者不坦白”,我最好的策略都是坦白。

由于两个小偷都是这样推导的,所以,为了使自己得益最大,这两个小偷都将作出“坦白”的选择。

而不正确的主体思维是在思维过程中,思维主体对于思维对象的认识,偏于自我感觉,而这种自我论证是否是逻辑有效的,并没有充分考虑。如2002年8月12日起在北京、天津、杭州、深圳试点的个性化车牌,仅仅推出10天后就被以“技术原因”紧急停止。究其原因,恐怕是对这个新概念的内涵规定不完善所致。按“个性化车牌”概念的内涵是由三个字母和三个数字组成的“体现个性的车牌”,其外延即是所有“体现个性的车牌”。这个概念的内涵除要求符合个性之外,还应该要求符合法律法规,符合社会公德,即符合理性。但在注册的“个性化车牌”中,一是更多地体现的是共性,如北京4002个车牌中,有430个含有“001”,有352个含有“168”;二是有些“个性化车牌”注册的是国名(CHN001、USA)组织名(FBI007‘美国联邦调查局’、WTO),商标名(IBM)、机构名(BTV),这属于不属于侵权还有待分析;三是有些“个性化车牌”注册的是“SEX001”、“TMD”(网络对话中的不文明用语),据说还有人抢注“USA911”,这就如同日本人要注册“CHN918”一样。显然,这些“个性化车牌”既不符合个性与共性的关系,因为不能突出个性的趋同价值观实际上仍然体现的是共性;同时也不符合个性和理性的关系,因为没有理性约束的个性是不安全的,个性的发挥不能违反社会公德,损害他人的利益,既要发挥个性又要培养健全的理性。而这些问题的产生,与当初制定者的思维方法有关。

2.思维方法的基础和源泉是客观的

并非客观事物就是思维方法,事物是存在于思维方法之外的,相对于该方法来说,属于客观存在。但任何事物又都可以作为思维加工的对象,而客观事物之间存在着一定的相互关系和规律,人们也正是依据这些关系和规律形成了思维认识活动中的各种规则、程序、步骤、手段和工具。因此,思维方法的基础和源泉是客观的。

如“水”这一客观事物,既具有物理方面的本质属性,也具有化学方面的本质属性。当人们从物理性质方面来考察、认识“水”时,“水”的概念的内涵就是:无色,无味,比重为1,在一个大气压下沸点为100摄氏度,冰点为0摄氏度的液体。当人们从化学性质方面来考察、认识“水”时,“水”的概念的内涵就是:氢和氧的最简单的化合物,其化学式为H2O

又如,客观事物之间整体和部分的关系是分析和综合方法的基础和根据;一般和个别的关系是归纳和演绎方法的基础和根据。三段论公理最突出地表现了这一点:对一类事物的全部有所断定(肯定或否定),那么对该类事物中的部分事物也必定有所断定(肯定或否定)。

3.思维方法的发展受到客观条件的制约。

任何思维方法都是在一定历史实践基础上形成和发展的并具有一定历史时代的特征。这也就是恩格斯所说的:“每一时代的理论思维,从而我们时代的理论思维,都是一种历史的产物,在不同的时代具有非常不同的形式,并因而具有非常不同的内容。因此,关于思维的科学,和其他任何科学一样,是一种历史的科学,关于人的思维的历史发展的科学。” 因此,思维方法受到社会实践规模和水平的制约,并随着社会实践活动方式的发展而发展。

例如,在古希腊时代,受科学精神(求真精神)的影响,发展出演绎的思维方法;中国古代,受政治伦理精神(求治精神)的影响,发展出类比的思维方法。不同的历史文化背景形成了不同的“思想路子”。

4.思维方法的选择和评价有其客观性。

思维方法的运用有其一定的适用范围和领域。如果超出了这个范围和领域,思维方法就会失去其深入事物内部的能力,失去其作为连接思维主体和思维对象的中介作用。

例如,逻辑思维方法对于保证人际沟通的确定性有其作用,但逻辑思维方法对于人际沟通来讲,并不是唯一的。在上述对“个性化车牌”的定义中,制定者就必须要辩证地考虑到人的整体素质。这样才能在理性的基础上,更好地体现个性化车牌的意义。

又如,对甲乙两个城市进行治安成果的统计,甲城市的统计结果是:今年的案件发生率比去年减少二分之一;乙城市的统计结果是:今年的案件发生率比去年减少三分之一‍‌‍‍‌‍‌‍‍‍‌‍‍‌‍‍‍‌‍‍‌‍‍‍‌‍‍‍‍‌‍‌‍‌‍‌‍‍‌‍‍‍‍‍‍‍‍‍‌‍‍‌‍‍‌‍‌‍‌‍。从统计的百分比结果来看,似乎甲城市的治安成果要比乙城市要好。但实际上,甲城市的案件发生率去年是300宗,今年是150宗;而乙城市的案件发生率去年是30宗,今年是20宗。所以说,如果按具体数字统计的话,乙城市的治安成果还是要比甲城市的治安成果要好。

又如,在空城计中,诸葛亮与司马懿两人的思维方法之所以都是理性的,原因就在于在这场博弈中,诸葛亮设计“空城计”的前提条件是:“司马懿料吾平生谨慎,不曾弄险。所以这一次也不会弄险。”因此他制造了可能有埋伏的空城假象,加大了司马懿对进攻失败的主观概率。而司马懿的选择则是基于一个完全的归纳推理。“亮平生谨慎,不曾弄险。今大开城门,必有埋伏。我兵若进,中其计也。”根据对诸葛亮“历史”中的策略“完全归纳地”考察,既然诸葛亮一生都没有冒险,司马懿得出他此次也肯定不会冒险的结论。因此,在进攻和后退的选择中,后退的期望效用要大于进攻的期望效用,只能选择后退。而种选择结果,是司马懿在没有完全占有信息的条件下只能唯一得出的结论。

即使是赌徒的思维,其评价仍然有其客观尺度。

赌博的人都知道一枚硬币正面向上的概率是二分之一,在连续出现几次正面向下的情况后,他便加大赌注,希望在下一轮掷硬币时,一定是正面向上,从而大捞一把。但这种思维方法违反“大数定律”。因为,在掷硬币的游戏中,每次出现正面或反面虽是偶然的,但在大量重复时,出现正面的次数与总次数之比,却必然接近于确定的数——二分之一。这是历史上最早发现的大数定律之一。因此,“大数定律”或“平均定律”的原理告诉我们,一种情况随机发生的频率有其稳定性。在大量重复进行同一试验时,这种情况发生的频率总是接近某个常数。这个常数就被称为该情况随机发生的概率。当试验次数足够多时,随机情况发生的频率可以与它们的概率无限接近。但是,在投掷硬币的过程中,大数定律并没有告诉我们,在第n+1个投掷硬币中将会出现什么样的概率,它只是告诉我们一个长远的概率。而赌博的思维方法并没有注意到,掷硬币出现正面向上的情况只是一个独立事件,以往n次掷硬币对第n+1次掷硬币都毫无影响。每次掷硬币正面向上的概率永远是二分之一。即便以往十万次地掷硬币时,都是正面向下,下次掷硬币时,其正面向上的概率仍然是二分之一。当然,从回归效应来讲,如果某一情况的出现远离了平均数,那么下次这种情况的出现将与平均取向更为接近。但是,从赌徒思维所反映的心态上讲,赌徒显然将每一次掷硬币的独立事件与“否极泰来”是一个过程相互混淆了,它们之间毫无相关性。


复习思考题:

1.什么是思维?

2.思维的基本含义是什么?

3.思维的特点有哪些?

4.思维活动的构成要素有哪些?

5.思维方法的基本含义是什么?

6.思维方法的基本性质是什么?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 96 篇文章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